<thead id="mekgs"></thead>

    <acronym id="mekgs"><nav id="mekgs"><address id="mekgs"></address></nav></acronym>
      <td id="mekgs"><ruby id="mekgs"></ruby></td>
    1. <td id="mekgs"><ruby id="mekgs"></ruby></td>

      “南郭先生”出沒!在線教育該讓濫竽充數者“下線”!

      特約評論員胡欣紅

        近日,中央音樂學院老師網課出現“低級錯誤”一事,掀起了一場輿論風暴。

        事件緣起:樂評人鄧柯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段中央音樂學院張姓教師網課視頻,并指出其講解中的諸多錯誤。據鄧柯列舉,張某的網課講解視頻中,一些基礎知識點上出現“低級錯誤”,包括“八度內音程、三和弦的構成”以及唱錯唱名、認錯音程等基礎技能的錯誤。鄧柯認為,“這些都是非常非?;A且重要的內容,小學階段就涉及了,而且如果沒掌握好就直接影響到后面的學習”。

        堂堂中央音樂學院老師竟然出現“低級錯誤”?這樣的爆炸性消息甫一傳出,旋即引發網友熱議。

        據中央音樂學院黨委宣傳部部長潘國強介紹,張某并非中央音樂學院的老師,只是勞務公司派到該校學生處的行政工作人員,視頻也是其到該校之前的個人行為。視頻公開后,張某深深自責,并主動向學校提交了辭職信。

        張某固然因東窗事發而自食惡果,但這并不意味著事情就此終了。一樁看似是誤人子弟的個例,背后反映的卻是在線教育平臺發展中亟待解決的師資和質量問題。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在線教育獲得迅猛發展。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最新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2.01億,較2017年底增加4605萬,年增長率為29.7%;手機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1.94億,較2017年底增長7526萬,增長率為63.3%。

        一邊是一年增加幾千萬的爆炸式增長,一邊則面臨規則的缺失、經驗的不足、發展階段的不成熟等諸多問題。兩相結合,不可避免地導致了在線教育的“野蠻生長”和亂象重重。比如,多數機構缺乏“辦學許可證”,很多互聯網教育企業只擁有工商部門頒發的營業執照,而缺少教育部門頒發的辦學許可證。

        師資短板則更令人憂心不已。由于互聯網教師資格認證和質量認證制度尚未建立,在線教師的準入門檻缺乏監管,教師隊伍魚龍混雜,課程內容良莠不齊,讓在線教育陷入了尷尬。某知名教育科技集團負責人俞某就曾表示,該集團教師“近50%沒有教師資格證,這個情況還算是好的,大部分機構90%的教師都沒有(證)。” 

        尤其是音樂等專業性較強的在線教育,不具備專業知識的人很難發現問題,辨別優劣。以張某的課程為例,學生大多是計劃參加音樂教師資格證的考生,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未來將成為音樂教師。如果像張某這樣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沒有被曝光,其“低級錯誤”恐怕將會“經典永流傳”,以訛傳訛,痛何如哉?

        在線教育謹防“南郭先生”,當然不能僅靠專業人士“打假”,亟待線上線下的有效監管。

        規范線上教育,國家正在從頂層設計方面發力。去年11月,教育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應急管理部三部門辦公廳聯合印發的《關于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制的通知》里,已經將線上教育納入了監管范圍。通知明確提出:要強化在線培訓監管,線上培訓機構所辦學科類培訓班的名稱、培訓內容、招生對象、進度安排、上課時間等必須在機構住所地省級教育行政部門備案,必須將教師的姓名、照片、教師班次及教師資格證號在其網站顯著位置予以公示。今年的全國兩會上,針對線上培訓問題,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在相關文件出臺之前,將比照線下治理的政策措施,對線上這些培訓進行規范。

        毫無疑問,相比傳統教育,在線教育擁有很多便利性,把“教育搬上互聯網”既是潮流所向,也是現實所需。但是,如果連基本的師資和質量都不能保證,談何發展?“南郭先生們”不但誤人子弟,同樣也會反噬在線教育,令其陷于萬劫不復之地。

        在線教育不能成為監管盲區,相關部門該出手時就該及早出手,否則就是誤人子弟。別讓在線教育的監管“離線”,才能讓家長的信任上線。要讓孩子學得放心,除了相關部門進行有效監管之外,作為在線教育的從業者,也不能一味向“錢”看,必須心懷敬畏,回歸“教育”本質,爭取在規?;l展與保障服務能力之間達到最大化的平衡。(特約評論員 胡欣紅)

      網友立場
      1 1 1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波多野结衣高清无码中文字幕,人妻.中文字幕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