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高考“政審”風波,要釋疑更要解慮

特約評論員胡印斌

  近日,一條來自《重慶日報》關于重慶高考報名的消息在網上刷屏。文章稱,“2019年普通高考11月7日開始報名,政審不合格者不能參加。”而具體政審不合格的指標為有以下情形之一者,“反對四項基本原則;道德品質惡劣;有違法犯罪行為的。此外,報考軍警、公安以及有特殊要求的院校,公安部門和院校會對考生進行再政審。”這一報道迅速引發廣泛爭議。

此前《重慶日報》的報道

此前《重慶日報》對此事的報道

  盡管9日凌晨,重慶市教育考試院官網對此事進一步作出說明,表示其微信公眾號“重慶招考”在發布信息時,將對考生本人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表述為“政審”是不規范、不準確的,其工作人員回答記者詢問的答復也是不準確的,并申明2019年重慶市普通高校招生對考生本人的“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內容及方式均無變化,但這并不能消除公眾對高考“政審”的擔心和焦慮。

 重慶教育考試院在官網進一步作出說明

  公眾對政審并不陌生。除前文中提到的報考軍警、公安以及有特殊要求的院校需要政審外,一些上年紀的人也曾經歷過政審,甚至有些人是因為免于政審,才得以接受高等教育。如今,“政審”重回視野,無疑會觸動人們敏感的神經,進而產生各種焦慮。

  我們都知道,常態化的高考政審,是指報考軍警、公安以及有特殊要求的院校,有關部門會對考生進行政審,此項政策執行多年,未見歧義。而據此前媒體對重慶新規的報道,則是在此一特定范圍之外,對所有考生的“政審”。這就意味著,之前只是針對部分考生的政審,現在則有可能擴展到重慶所有考生。這既是政審的關口前移,也是政審的范圍擴展。由此,公眾必然會產生疑慮:這樣的做法會不會導致一部分考生無法參加高考?

  這并非杞憂。一者,任何一項程序、制度的設立,一定會在現實中產生某種影響或制約。但凡提出普遍的政審要求,那么,在執行過程中就必然會發生作用。而考慮到現實的復雜性,與學生思想的活躍程度,很有可能會使得一部分學生在這道門檻前早早折戟。而如果考慮到競爭性因素,將來會不會出現各種舉報、誣告等現象,亦未可知。

  再者,教育本該“有教無類”,學生思想有些活躍,甚至有些人涉嫌違法犯罪行為,不僅不該拒絕其接受高等教育,這些人群恰恰是教育大有作為的對象。僅僅將其攔截在大學校門之外,不過是一種放棄、放逐,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同樣,也不利于教育功能的發揮。所謂“春風化雨”“潤物無聲”,強調的都是教化對于人心的作用。任何人都有赤子之心,都可能向善向上,關鍵在于這個社會要有“不放棄”“不拋棄”的氣度,近年全國多地涉罪未成年人被最大限度教育挽救而有機會上大學,就是社會包容性的最好例證。

  公眾對重慶高考“政審”政策不理解,有疑慮,擔心回到之前“查祖宗八代”的老路,這樣的心情盡管不乏“誤讀”成分,但也并非不能理解。這也警示我們,任何一項政策的更改,都應著眼發展的趨勢和時代的要求,而不能走老路、走回頭路。至于重慶高考“政審”,不管當地是否有意啟動全方位的“政審”,也不管這“政審”與改革開放前的“政審”有無區別,高考資格審核都應該盡可能保障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權利。(特約評論員 胡印斌)

網友立場
860010-1102010100
1 1 1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波多野结衣高清无码中文字幕,人妻.中文字幕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