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雖已遠,筆落驚風江湖在

特約評論員鄧海建

金庸

10月30日下午,武俠小說泰斗金庸(原名查良鏞)病逝于香港養和醫院,享年94歲。

哪個少女不懷春,哪家少年不尚武。不夸張地說,有華人與中文的地方,大概就有金庸先生的武俠傳說。“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在很多人的芳華青春,《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一部部經典武俠作品,構建了一個個叫人心心念念、快意恩仇、縱橫四海的雄偉江湖。

高曉松說,“如果沒有金庸,我們的少年時代該會是多么倉皇!”豪情壯志萬丈,人間兒女情長——有人癡迷于喬峰、令狐沖、靖哥哥;有人憐惜過蓉兒、小龍女、程靈素。更多的人,在金庸武俠小說的字里行間,感受著傳統義利思想的濡染、體驗著傳統文化價值的悲歡。

金庸生于民國年間,系浙江海寧名門望族。少年流亡,學業不輟。至香港,辦《明報》、寫武俠,“文治武功”皆光芒萬丈。其間,與黃霑、倪匡、蔡瀾等,開創并見證了現代香港文化的繁盛。先生的頭銜,除了眾所周知的武俠小說作家,亦有新聞學家、企業家、政治評論家、社會活動家,“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等。這些名頭的背后,皆有扎實的作為、詳實的佐證,甚至還有不少亦俠亦癡的故事。比如,他嚴詞拒絕過撒切爾夫人讓其支持英國阻撓香港回歸的立場。

“人生就是大鬧一場,然后,悄然離去。”這是金庸對人生之問的頑童式答案。但其實,他不僅在武俠文化的江湖上“大鬧一場”,還在我們的文化記憶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驚鴻一瞥。

他塑造著我們的英雄情結。“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在金庸武俠的俠譜里,具象的武俠人物傳遞著“寧可無武、不可無俠”的價值取向。郭靖兩次死守襄陽,抗擊蒙古大軍。即便是金輪法王捉了其愛女郭襄,郭靖仍站上城樓激勵女兒以社稷為重。金庸筆下的英雄,光明磊落,襟懷坦蕩,在人世的江湖為情義奔走、為正義拼搏。

他傳承著我們的文化血脈。眾所周知,金庸小說用詞用語非常講究,武俠世界里隨處閃耀有著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光彩。比如降龍十八掌之名出自《易經》。十八乃大盈之數,而大虧之數的“十七”,便成了黯然銷魂掌。諸如見龍在田、亢龍有悔,是虛化招式,亦是易學精髓;而“黯然銷魂”四字,取的是南朝江淹《別賦》中的經典名句,“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他啟蒙著我們的人生哲學。七情六欲,柴米油鹽,金庸小說里不僅有武俠文化的世界觀,亦有處世哲學的方法論。比如張無忌記取的《九陽真經》中的幾句秘訣——“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人在江湖,總會身不由己,任憑浪打風吹,我自閑庭信步。這種清風拂山、明月照江的巋然氣度,大概是應對風險與焦慮、壓力與變局最早的心靈雞湯。

在金庸的筆下,武俠許是“成人的童話”,卻終究構建著傳統知識分子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夢想。當然,囿于認知和歷史因素,先生的小說未必完美,然而這種烙印著年份感的缺憾,恰恰是最真實、最深刻的存在。“滄海一聲笑 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 只記今朝/蒼天笑 紛紛世上潮/誰負誰勝出 天知曉/江山笑 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世幾多嬌/清風笑 竟若寂寥/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蒼生笑 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癡癡笑笑……”

“兒女情長今猶在,江湖俠骨已無多。”對筆落驚風成江湖的金庸先生來說,江湖雖已遠,俠義永綿長?。ㄎ?鄧海建)

網友立場
860010-1102010100
1 1 1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波多野结衣高清无码中文字幕,人妻.中文字幕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