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mekgs"></thead>

    <acronym id="mekgs"><nav id="mekgs"><address id="mekgs"></address></nav></acronym>
      <td id="mekgs"><ruby id="mekgs"></ruby></td>
    1. <td id="mekgs"><ruby id="mekgs"></ruby></td>

      美國得了慕容復的病

      李北方

        從挑起貿易戰開始,美國對中國的挑釁持續加碼,竟然編造起中國干預美國中期選舉的故事來了。中美關系遇阻,直接責任在美國,而美國之所以犯這樣的錯誤,歸根結底是其霸權主義心態導致的。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態呢?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在哈德遜研究所的那場演講,對其做了一個集中的展現。要了解美國的這種心態,彭斯的演講稿是個絕佳的文本。

        我們當然反對彭斯的胡言亂語。但看過其演講全文后,我們發現,對彭斯進行最有利駁斥的,恰恰就是彭斯本人,因為在那篇演講中,美國精英的扭曲心理,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混亂邏輯,展示得一清二楚。我們直接讓讀者看看他的“左右手互搏”的丑態就行了。

        不妨從該演講中稍引幾處,并稍加以說明,就可以看清美國在心理上得了什么病。

        彭斯在演講中指責中國發展國防建設,他說:“中國的軍費是亞洲其他國家的總和,北京將在陸???,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國軍力作為首要任務。……北京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廣泛地宣示其力量。中國船只經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閣列島(中國稱‘釣魚島’)附近巡邏。盡管中國領導人2015年站在白宮玫瑰園里說他的國家‘無意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今天,在人工建造的島嶼上的軍事基地里,北京部署了先進的反艦和防空導彈。”

        在闡述美國發展軍事實力的行動時,彭斯的措辭就變成這樣了:“我們正在把我們的核武庫現代化。我們正在部署和開發新的先進戰斗機和轟炸機。我們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艦和戰艦。我們對我們武裝部隊的投資是前所未有的。這包括啟動建立美國太空軍的進程,以確保我們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夠持續下去。我們已經采取行動,授權加強在網絡世界的能力,打造針對我們對手的威懾力量。”

        為什么美國大力發展軍力,甚至建設太空軍,是理所當然的,而中國發展國防力量,在南海島礁自己的國土上部署防御性武器,就是不可接受的、要被指責的?中國的軍費支出有美國多嗎?沒有。中國有像美國一樣,在世界各地都擁有軍事基地嗎?沒有。

        再看,彭副總統直言不諱地說,對中國使用關稅武器目的就是阻止中國發展先進產業,而不僅僅是尋求所謂“貿易平衡”:“在特朗普總統的指示下,我們還在落實針對2500億美元中國產品的關稅,最高額的關稅特別對準了北京試圖占領和控制的先進產業??偨y也明確表示,我們還將征收更多的關稅,有可能大幅增加這筆數額,可能會翻一番還多,除非達成公平與對等的協議。”

        相應地,當中國使用關稅手段的時候,就成了批判的對象:“就影響中期選舉而言,諸位只需要看一看北京針對我們的關稅政策提出的反制關稅就可以了。北京特意鎖定那些可能在2018年選舉中發揮重大作用的行業和州。有一種估算是,中國選擇打擊的美國的郡有80%以上曾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總統;如今,中國希望把那些選民調轉過來反對我們的行政當局。”

        彭斯這個話含著兩層的“友邦驚詫”:一是竟然敢使用關稅手段對美國的貿易戰進行反制;二是中國竟然敢把關稅手段的打擊目標鎖定在支持特朗普的地區和人群上。

        問題是,美國可以那樣做,中國為什么不可以呢?憑什么?

        涉及到外交層面,彭斯說了這樣的話:“自去年以來,中國已說服三個拉丁美洲國家與臺灣斷交,轉而承認北京。這些行動威脅到臺灣海峽的穩定,美利堅合眾國對此予以譴責。”

        其實不光是口頭譴責,美國還召回了駐這三個國家的大使,赤裸裸地干預起了別國的內政??墒?,與臺灣斷絕來往,轉而承認中國大陸,美國人自己不也是這么做的嗎?

        關于這個問題,有記者向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提出過,得到的回答是,這個做法只適用于美國,不適用于其他國家。美國做得,別的國家做不得,赤裸裸的雙重標準,美國人竟然說得臉不紅心不跳。

        什么是霸權主義的心態?最直接的表現就是雙重標準,美國做什么都可以,但別國不可以。

        美國方面為何如此不顧斯文,赤裸裸地使用雙重標準來針對中國呢?真的如美國領導人口頭上說的,要實現“貿易平衡”嗎?

        彭斯的演講也透露了實情,他說:“中國試圖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進的工業,包括機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為了贏得21世紀經濟的領導權,北京指導其工業官員和商界以任何方式獲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這是我們經濟領導力的基石。”

        是的,這里才是實話,美國在意的是“領導權”。美國人認為,領導權只能屬于美國,不能轉移,當美國的領導權受到威脅的時候,美國就要打壓挑戰者。

        美國的霸權主義心態,只有用皇帝打比方才好理解:誰覬覦領導權,誰就是僭越、謀逆,是萬萬不可接受的。在跟其他國家打交道時,美國期待的只是“領旨謝恩”一般的回應。

        但現在是21世紀。在今天,美國無疑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這并不是一個由美國一家說了算的世界,多極化的趨勢是不可避免的。美國沒有認清這個世界大勢,相反卻沉醉在“帝王夢”里不能自拔,想永遠地當世界的霸主。

        其實美國從來沒有獲得過那種全球地位。美國在二戰后成為真正的第一強國,但旋即遭到了蘇聯的挑戰,冷戰結束后,世界呈現的是“一超多強”的格局。今日的美國在“美國優先”口號的支配下,仿佛在期待再次獲得十七、八世紀的大英帝國曾經在世界上擁有的地位。

        這不禁讓人聯想起金庸小說《天龍八部》里的慕容復。慕容復是“五胡亂華”時期鮮卑人建立的燕國的皇室后裔,念念不忘要“復國”,要當皇帝,卻因為錯判了形勢,故而處處碰壁,最終落得一個發瘋的下場。

        美國是一群英國清教徒建立的國家,美國精英階層在精神上自命為大英帝國的傳人,倒也合乎情理??墒?,那個已經遠去了的“日不落帝國”夢,終究不過是一個與慕容復所憧憬的燕國一般的幻影,也是一劑精神毒藥。

        因為存在這種自我認知的錯亂,和對世界大勢判斷出現錯誤,所以美國人的語言跟其他人是不通約的。比如彭斯在演講中說,“我們尋求公平、對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權的關系,而且我們已經開始采取迅速有力的行動來達成這個目標。”看看,美國也使用公平、對等、相互尊重主權這一類的表述,但他們對這些詞語的理解跟其他人的理解是一樣的嗎?顯然不一樣。

        彭斯在演講中提到了作家奧威爾的名字,來指責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有趣的是,奧威爾在《動物莊園》里的一句話,特別適合送給彭斯: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的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這句話準確地刻畫了美國人的心理,如果將國際社會類比為動物莊園,美國人認為,他們就是那頭豬。

        美國的這個毛病,不是一時能治好的,只能慢慢地治。我們要繼續發展和壯大自己,穩步地增長中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直到美國認識到這是無可避免的,并且接受這個事實。到那個時候,美國的霸權主義病可能就慢慢地好起來了。

        中國海軍出遠海訓練,軍艦通過宮古海峽,日本總是一驚一乍的,對此,國防部發言人說過,這主要是因為日方的心態有問題,心病沒有治好,以后中國軍艦要更經常通過宮古海峽,日方習慣了,也就好了。

        這個邏輯也適用于美國。等到美方習慣了中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接受了多極世界的現實,心態擺正了,霸權主義的心病才能治好,否則也可能像慕容復一樣,瘋掉。(文/李北方)

      網友立場
      860010-1102010100
      1 1 1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波多野结衣高清无码中文字幕,人妻.中文字幕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