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跑道”再現,檢驗著大人們的良心

央視網評論員拙言

  近日,湖北武漢藏龍二小被曝出100多名學生出現了流鼻血、嘔吐、起紅疹等不適癥狀。家長懷疑與操場上有巨大刺鼻氣味的跑道有關。目前,當地教育局已展開調查。無獨有偶,江西南昌奧克斯盛世華庭幼兒園中,也有50名幼兒頻繁出現流鼻血、咳嗽癥狀,家長質疑與教學場地甲醛超標有關。17日,奧克斯盛世華庭幼兒園遭到家長集體退學。18日,南昌經開區安排環保、教育、衛生等相關人員到幼兒園,對小孩出現的癥狀進行調查,核實情況。目前,已責令該園暫時停課,配合檢測。

部分學生出現起疹子的癥狀

湖北武漢藏龍二小部分學生出現起疹子的癥狀

  “毒跑道”又出現了嗎?過去的幾年間,很多家長都對這個字眼記憶猶新。

  2015年,據不完全統計,“毒跑道”至少波及江蘇、廣東、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6省市,具體城市則多達15個。從2016年5月20日開始,成都、北京、沈陽等地不約而同地也爆發出了校園“毒跑道”事件。

  2017年兩會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就校園“毒跑道”事件回答記者提問,他表示,解決這個事件主要是抓三個方面:第一,要修訂或者新建標準;第二,在制度上作出修改;第三,靠實責任。

  2018年5月中旬,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正式發布塑膠跑道新國標《中小學合成材料面層運動場地》GB 36246-2018(以下簡稱“新國標”)。歷經兩年左右時間,這一重新修訂的塑膠跑道國家強制性標準終于問世,并將于2018年11月1日正式實施。然而,距離強制執行還有一月有余,“毒跑道”事件卻赫然重現,這到底是垂死的掙扎還是余燼未熄?

  “毒跑道”為何卷土重來?搞清了下面這些問題,或許就知道如何根治這個頑疾了。

  問題1:如果是跑道的原材料出了問題,那么,這些生產“毒跑道”的廠家是如何取得生產許可的?如果再繼續追問,這些用于生產“毒跑道”的原材料是如何流入市場的?
  問題2:學校在招標環節是否把質量第一放在首要位置考慮?相關部門在招標及采購時有沒有按照標準來操作?
  問題3:跑道鋪設過程中施工單位是否添加了有毒材料?
  問題4:檢測機構在驗收時是否嚴格執行了標準?有沒有營私舞弊行為?

  簡言之,“毒跑道”再現,背后無非是逐利忘義的產毒企業和治毒不力的監管。“毒跑道”再現,也提醒著管理部門要反思前幾年的“毒跑道”治理事件是否問責不力?追責及懲罰措施是否缺乏足夠震懾力?“毒跑道”再現,更易引發公眾的恐慌情緒并掀起信任危機:這些被曝光的“毒跑道”導致短期內有學生有中毒特征表現出來,那么那些沒有被曝光的呢?如果學生在短期內沒有出現明顯中毒或疾病特征,是否就代表這條跑道一定安全?

  死灰復燃,制度不嚴。兩年前,教育部曾要求各地部署開展塑膠跑道專項整治工作,對校園塑膠跑道進行登記造冊、全面排查,對環保、質檢不合格的塑膠跑道立即鏟除,對玩忽職守、索賄受賄等違規違紀問題予以問責和嚴肅查處。時隔兩年,“毒跑道”的重現,再次擊打著人們脆弱的神經,是否有必要再來一次全國范圍的全面排查?如果說階段性的專項整治工作是治標,那么確立嚴格的制度就是治本,而這個制度,必須貫穿于跑道建設的招標采購、安裝施工、質量檢查、監理驗收等全過程。即將執行的塑膠跑道新國標只是行業內一個可量化的標準,那么其他環節應該設立或完善修訂的標準和制度呢?

  本該是孩子們強身健體的運動場所,卻成了孩子們以身試毒、戕害健康的隱形殺手。跑道檢驗著大人們的良心。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曾經是個孩子;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都已經或將承擔父母的角色,作為未成年人的保護者,沒有良心,何談為下一代保駕護航?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作為掌握了孩子生存質量權、駕馭了孩子們全部物質生活選擇權的我們--這些同樣在幼兒園和學校里長大的成人們,必須清楚地認識到:害了孩子,就是害了我們自己。

  眼下,為了讓孩子們安心,為了讓掌控著孩子們成長世界的成人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更為了以后不再有違法者敢在跑道上動歪心,筆者有一個務實的建議:所有的跑道都要查一查。(央視網評論員 拙言)

網友立場
860010-1102010100
1 1 1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波多野结衣高清无码中文字幕,人妻.中文字幕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