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習近平外交思想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特約專家梁亞濱

  6月22日至23日,中央外事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深刻總結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外交思想,提出要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既要服務民族復興,又要促進人類進步,再次強調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提出,深刻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刻把握中國與世界發展大勢,堅持合作共贏,推動和平發展。2011年中國政府公布《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中第一次提及:“不同制度、不同類型、不同發展階段的國家相互依存、利益交融,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人類再也承受不起世界大戰,大國全面沖突對抗只會造成兩敗俱傷。”2012年12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人民大會堂同在華工作的外國專家代表座談時,再次強調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在2013年3月的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演講中,習主席清晰而明確地向世界進行了闡釋:“這個世界,各國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里,生活在歷史和現實交匯的同一個時空里,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此后,“命運共同體”成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關鍵詞,在之后的上合組織峰會、中阿合作論壇、博鰲亞洲論壇、第70屆聯合國大會、亞信第五次外長會議等國際重大場合上不斷被闡釋和強調,其理論內涵也從最初的國與國的命運共同體,逐漸擴展深化到區域內命運共同體,再到人類命運共同體。

  命運共同體是中國對于應對全球共同挑戰和建設美好世界而提出的“中國方案”。2017年中共十九大明確指出:“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正式將“命運共同體”的理念寫入大會報告。從字面意思來看,命運共同體的提出是中國對各國利益交融和相互依賴的現狀認知,更是出于對大國全面沖突對抗和世界大戰的隱憂。但是從內涵角度來看,與“新型大國關系”概念相比,“命運共同體”超越了大國擱置意識形態分歧,從如何實現良性互動的技術層面思考,提出一種超越意識形態、更高層次的價值觀追求,為全人類的發展指明道路。

  長期以來,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一直存在一種觀點,即“中國威脅論”,認為隨著中國不斷強大,一定會給美國和西方世界帶來威脅。實際上,針對這種擔憂,早在2014年1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曾在美國《赫芬頓郵報》旗下《世界郵報》創刊號上撰文回應。習主席指出:“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trap),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于中國,中國沒有實施這種行動的基因。”2015年9月習近平主席訪美時再次提到:“世界上本無‘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國之間一再發生戰略誤判,就可能自己給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從國際關系理論來看,在無政府狀態下,國家實力消長所導致的安全困境確實很容易引發彼此的猜忌和沖突。這也是歷史上大國之間不斷發生對抗與沖突的根本原因之一。但是,無論是大同世界,還是理想國,對和平和美好生活的向往從來都是人類的共同理想。隨著人類社會的進步,基于安全困境所導致的“修昔底德陷阱”在現代社會能夠得以避免。命運共同體不再是無法實現的烏托邦,而是正在逐漸成為現實。

  習近平還指出,把握國際形勢要樹立正確的歷史觀、大局觀、角色觀。重大的國際事件無法脫離歷史而存在,更無法脫離歷史得到妥善解決。只有堅持正確的歷史觀,從歷史的角度來回顧、總結和分析,才能獲得真知,把握歷史的前進大趨勢,做出正確且可行的抉擇。與此同時,我們也要有正確的大局觀,唯有如此才能夠在錯綜復雜的現象中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時刻保持清醒。而正確的角色觀則能夠讓我們在具體事件中充分體會到不同國家不同訴求的合理性和利益關切,更能夠做出公正的判斷,還原事物本來的是非曲直。堅持正確的歷史觀、大局觀、角色觀,是我們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強大理論工具,能夠讓我們正確處理我國與世界的關系,科學制定并有效實施對外政策。我們堅信,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外交思想的指引下,我們將與世界人民共同努力,共同開辟出一條從未有過的協同發展、共同繁榮之路。(作者梁亞濱系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副教授、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

網友立場
860010-1102010100
1 1 1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波多野结衣高清无码中文字幕,人妻.中文字幕无码